EN [退出]
裸男 电影>中国新闻

_江西九江灭门疑犯“遁”入空门17年终被抓获

2017-11-22 05:30
2011年7月1日,杭州,徐心联在寺庙以惟迪法师的名义献血。资料图国际在线发

2011年7月1日,杭州,徐心联在寺庙以惟迪法师的名义献血。资料图国际在线发

2011年11月28日夜,江西九江警方实施“清网行动”,意外揭示了杭州净慈寺监院惟迪法师的另一身份江西九江一宗命案的嫌犯徐心联。

记者调查显示:从1994年到2011年的17年间,徐心联更换过多个姓名,游走于僧俗两界,由杀人嫌犯变身为名寺监院,内心在自首悔过和隐匿逃避之间挣扎。17载后,徐心联称:当年的苦果由自己种下,如今当有此业报,但自己向佛之心不会变。而与徐心联共住过的佛界人士,回忆所见所闻,有另一番感慨:“穿僧衣的未必都是和尚,和尚口念的未必是佛经,对菩萨顶礼膜拜的未必是觉者。”

九江市中级法院司法材料中,关于这起血案的记录,有如黑色青春期电影:1994年7月25日,24岁的九江县水泥厂职工王军民,在医院诊断出患有腰椎体结核,怀疑是读书时被同学徐敏踢打所致,遂埋下报复之心。两天后,恰逢徐心联邀集3名同伴,来到王军民在厂里的单身宿舍,与在宿舍的3人汇合,商讨去海南淘金的“大业”。

此时,7人均为二十出头。议定去海南闯荡后,大家一致决定:行前,先惹出点事情,以使兄弟7人齐心不思归。王军民提出,将曾踢打过自己的徐敏“搞掉”,6人一致同意。

司法材料显示,血案发生在当晚10点,九江南站铁路宿舍。按照预订的分工,徐心联敲开了被害人徐敏的门,并向徐的头部砍出了第一刀。此后,被害人曾拿起电扇试图抵抗,但最终仍被杀于阳台上,身中56刀。此外,徐心联等3人还将徐敏的妻子胡瑛砍死在客厅的沙发旁,并将其2岁的幼子砍成重伤。血案发生后两天,7人中有4人被抓捕归案,但徐心联等3名主谋者却了无踪迹。

三祖寺附近居民回忆:1994年夏天起,寺里新来了一位年轻居士:单瘦,面容清秀,普通话流利。初来寺里,他负责扫地、卖门票,较为沉默。半年考察期后,他拜三祖寺住持宏行法师为师,正式剃度出家,法号惟迪。

离开三祖寺的惟迪,开始云游。他去过安徽九华山,到过厦门的佛学院求学,参学过的寺庙还包括:福州西禅寺、普陀山普济寺、嵩山少林寺等。

2000年10月,他来到有“东南佛国”之称的浙江杭州,开始了一段长达11年的安定生活。在西湖南岸的净慈寺,惟迪再次从扫地、敲钟的挂单和尚做起,逐步升到僧值、知客。

2011年11月28日晚,10点多,九江县公安局刑警在杭州警方的配合下,悄悄包围了徐心联在香积寺的卧室。管区民警将已就寝的徐叫出卧房,埋伏在外的刑警一拥而上,将身穿佛袍、表情自然的徐心联团团围住。

徐心联其人

徐心联在宗教界取得巨大成功,成为杭州市青年联合会委员,多次出国访问,并经常代表净慈寺接待各路宾客名流。

农家少年

父母对他性格的总结,只是两句话:“犟得死”、“太老实”。

“我们一直当他已经死了”,直到今天,徐心联的母亲仍不相信,儿子会在逃亡多年后,成为一名寺庙的监院,更不愿相信,沉默老实的徐,会真的参与过杀人。

徐心联家在江西九江县城郊、京九铁路线西侧农村,名为杨花村,祖辈皆在此务农。1973年出生的徐排行老二。

虽然成绩考上高中问题不大,但因家境不好徐父替人种地,一天收入仅4毛6分钱他和姐姐一样,初中未毕业即从九江县三中辍学,回家务农。在家中,除了酷爱去邻居家看电视,徐并无特殊爱好。

16岁那年,父亲给不满足“一辈子种田”的徐心联找到了一份工:在九江市区一家汽车修理铺当学徒工。学了两三年,尚未出师,徐便开始在社会上游荡,融入父母眼中终日“鬼混”的那个群体。父母对他性格的总结,只是两句话:“犟得死”、“太老实”。

父母回忆,徐自小就有善心:上学路上,遇见老人挑水,会主动上去帮忙;遇见乞丐,会慷慨施舍;割谷回来,让父母休息,自己去做饭。农闲时去水边,钓回成筐的青蛙,但是徐对这种两栖动物十分畏惧,不敢杀,也不敢吃,只能让母亲背去集市卖掉。

即便是已到社会上“鬼混”,每年夏天的农忙时节,徐心联仍然会主动从九江市区回家帮忙,以尽孝心。1994年夏天也不例外。

那年7月底的一天,徐心联的母亲正在禾场上扬谷,一个“个子小小的、长得不怎么样的”年轻人,来家找徐心联。徐母忧心儿子跟社会青年学坏,谎称徐不在家。但来人不信,仍然很快找到了正在田里插秧的徐心联。

当天傍晚4、5点钟,徐心联跟着这位年轻人一道,穿着一身夏天的单衣,空手离家,没有留下一句话。此一别后,徐和父母的再次相见,至少要等到17年之后了。

灭门血案

被害人徐敏身受56刀死亡,徐的妻子胡瑛也被砍死,其2岁的幼子被砍成重伤。

离家翌日,连青蛙也不敢杀的徐心联,参与制造了一起灭门血案。

九江市中级法院司法材料中,关于这起血案的记录,有如黑色青春期电影:1994年7月25日,24岁的九江县水泥厂职工王军民,在医院诊断出患有腰椎体结核,怀疑是读书时被同学徐敏踢打所致,遂埋下报复之心。

两天后,恰逢徐心联邀集3名同伴,来到王军民在厂里的单身宿舍,与在宿舍的3人汇合,商讨去海南淘金的“大业”。

此时,7人均为二十出头。议定去海南闯荡后,大家一致决定:行前,先惹出点事情,以使兄弟7人齐心不思归。王军民提出,将曾踢打过自己的徐敏“搞掉”,6人一致同意。

司法材料显示,血案发生在当晚10点,九江南站铁路宿舍。按照预订的分工,徐心联敲开了被害人徐敏的门,并向徐的头部砍出了第一刀。此后,被害人曾拿起电扇试图抵抗,但最终仍被杀于阳台上,身中56刀。此外,徐心联等3人还将徐敏的妻子胡瑛砍死在客厅的沙发旁,并将其2岁的幼子砍成重伤。

血案发生后两天,7人中有4人被抓捕归案,但徐心联等3名主谋者却了无踪迹。

8月5日,徐心联和王军民在九江市区新桥头附近的汽车站出现,准备乘车前往南昌。警方接到线报,展开抓捕。其间,王军民猝然抄起路边汽水摊上的玻璃瓶,极力反抗。混乱中,王军民被制服,徐心联成功逃脱。

随后的审讯中,几名被告人均丢弃了“兄弟齐心”的约定,供述了彼此的行为。不久,王军民等3人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另有两人分别被判死缓和15年。但原“7.27”案件的第二被告徐心联,却长久地消失在了警方的视野。

佛学天赋

惟迪佛经唱念极佳、短时间内掌握了全套法器的用法。

九江市区北靠长江,对岸即为湖北黄梅。与南岸的丘陵起伏不同,江北一马平川。往北奔驰50公里,抵达东山山麓下,方有僻静之所:中国禅宗史上著名的五祖寺。据警方调查,徐心联逃亡之旅,首站即为此处。

但据记者与五祖寺常住老僧人反复核实,徐并未在此常住。寺内僧人分析:1994年,寺内僧人极少,若徐来此出家,众人必有印象,唯一的可能是,徐曾经来此短暂停留两三天,即行离开。

黄梅五祖寺再往东130公里,安徽潜山县天柱山脚下,有一处更为幽静的寺庙:三祖寺,藏于群山之中,为禅宗第三祖僧璨昔日的道场,禅宗六大祖庭之一。

三祖寺附近居民回忆:1994年夏天起,寺里新来了一位年轻居士:单瘦,面容清秀,普通话流利。初来寺里,他负责扫地、卖门票,较为沉默。半年考察期后,他拜三祖寺住持宏行法师为师,正式剃度出家,法号惟迪。

1993年10月起施行的《全国汉传佛教寺院管理办法》规定:出家须本人自愿,父母许可,家庭同意。寺院对要求出家的人,需查明身份来历、认定符合出家条件,方可接受留寺。皈依的人,还需填表登记个人姓名、简历及介绍人等,交寺院保存。

三祖寺方面表示,由于时间久远,寺内已无惟迪的任何档案资料,惟迪究竟以何种身份在三祖寺出家,公众已无从得知。曾与惟迪共住的居士回忆,正式剃度后,惟迪性格日渐开朗,人们陆续从他口中得知:他俗家姓杨,江西九江人,家中开汽车修理厂,因为“失恋”而看破红尘,毅然出家。

据寺内居士和惟迪的一位师兄回忆,惟迪很快在佛学方面表现出极高的天赋:佛经唱念极佳、短时间内掌握了全套法器的用法。住持宏行法师大为欣赏,迅速提拔惟迪为三祖寺知客(负责接待宾客的僧职)。

但不久,惟迪顽性渐露。三祖寺新购进一台车,供寺内公务所用。前修车工人惟迪以其专业技能,当仁不让地成为这台车的司机。利用职务之便,惟迪常常晚上开车下山,去县城游玩,迟迟不归,翌日早课也不出席。而寺内公务用车时,他却常以身体不适等原因,不愿出车。

主持对惟迪的欣赏,逐步转为深深的失望。为杜绝其玩心,主持将车卖掉,同时对惟迪加以教诲。可惜,一切未能奏效。1995年的某天,上午10点多,寺内还未开午饭。惟迪拖着一只行李箱,负气离开了三祖寺。目击者回忆,此时的惟迪,脸上表情十分难看,像是经历了一场大的争执。

等到2010年前后一次腊八节,三祖寺的僧众再次见到惟迪时,他已是名刹的高僧,前来参加已故宏行法师的纪念法会。这次,他是乘坐自己的小轿车来的。

争议不断

“也许是恶业难消、杀人的事时时还在折磨着他吧,发怒起来,就像阿修罗附身。”

离开三祖寺的惟迪,开始云游。他去过安徽九华山,到过厦门的佛学院求学,参学过的寺庙还包括:福州西禅寺、普陀山普济寺、嵩山少林寺等。

2000年10月,他来到有“东南佛国”之称的浙江杭州,开始了一段长达11年的安定生活。在西湖南岸的净慈寺,惟迪再次从扫地、敲钟的挂单和尚做起,逐步升到僧值、知客。

他的天赋再一次被开掘:2003年,他在浙江大学土木系攻读成人再教育培训的土建施工员,获得国家二级建造师资质。不久,他升为净慈寺的副寺寮,负责基建规划、维护修缮等“主要是修建后山的舍利殿”。不过,直到现在,净慈寺舍利殿内,仍是空空荡荡,一度被人举报有经济问题。

2008年,杭州市开发古运河,恢复重建城北的香积寺,惟迪被任命为重建工作执行人。“据说是因为佛协和市里看重他建设方面的能力”,净慈寺一名僧人介绍:2010年2月,香积寺重建完毕,惟迪被任命为住持。之后,2011年,他再回到净慈寺,兼任监院一职,由此开始乘坐奥迪A6,来回奔波于两寺之间。

“也许是恶业难消、杀人的事时时还在折磨着他吧。”一位净慈寺僧人回忆,10年间,众僧逐渐见识了惟迪的嗔怒心和戾气,“发怒起来,就像阿修罗附身”。

净慈寺的昌智法师,曾在寺内广受好评,因生病,竟遭惟迪劝退,不得不离开净慈寺。僧人们至今仍感不平:“我们出家人以寺为家,他竟然说出叫人"回家"的话,哪里还像个出家人?”

杭州市宗教系统的一位知情者告诉记者,2011年9月中旬,一度有人将惟迪举报到杭州市长公开电话,后由民族宗教局督促杭州佛教协会进行调查核实。

“举报材料提到惟迪违反清规戒律,夜不归宿,喝酒、吃肉、赌博还吸烟,以及在舍利殿工程中严重超支等问题。”知情者说,但最终,佛协反馈的意见是,所有举报内容,除了配备奥迪A6外,均被指认为不属实。

当时的结论是,“惟迪平时坚持与大众一起过堂,严格遵守中国佛教协会"素食"的要求,……一直遵守佛教丛林制度和净慈寺管理制度,坚持做早课,并未发现夜不归宿的情况。”

偿还苦果

他参与杭州当地各类慈善活动,捐助云南大旱,带头参加无偿献血。

在杭州的11年间,惟迪逐步达到了自己人生的巅峰:成为杭州市青年联合会委员、净慈寺香积寺两院的监院,多次出国访问,代表净慈寺接待各路宾客名流。

据他自述,自2005年起,他便萌生自首的念头,但是迟迟“说服不了自己”。最终,他选择在广东韶关,套用他人信息,置办了新的二代身份证。他的俗家姓名变成了“罗明生”。置办完后,他将户口迁到杭州。利用新身份,他办理了护照,并多次出国。

逃亡17年间,他曾努力体现佛家的慈悲心:参与杭州当地各类慈善活动,捐助云南大旱,带头参加无偿献血,甚至低调地参与过家乡九江某座佛像的捐建。他向众生开示佛法时,和声细语,全无暴戾之气。他常年抄写《金刚经》,已习得一手娟秀小楷。

他没有利用出国的机会潜逃。在被捕前夕,他还在净慈寺接待来访的外宾。事实上,当警方去广东查询其身份信息时,他已获知消息,判断出警方已在调查自己。

2011年11月28日晚,10点多,九江县公安局刑警在杭州警方的配合下,悄悄包围了徐心联在香积寺的卧室。管区民警将已就寝的徐叫出卧房,埋伏在外的刑警一拥而上,将身穿佛袍、表情自然的徐心联团团围住。

徐心联只淡然问了一句:“你们是干什么的?”随即毫无抗拒地戴上手铐,不再言语。连夜审讯时,徐心联曾长时间静默。“多说无益,”他对提审人员说,“此刻,我只想往生极乐世界。”

当年与徐心联一同作案的青年中,有3人被执行死刑,迄今已逾16年。迟到16年后,徐心联和他们一样,也被押入九江县看守所。

“我自己种下的苦果,我知道我终须偿还。”看守所中的徐心联,仍然坚持食素,并日夜参禅。据警方转述,徐说:佛教已是其灵魂皈依之所,逃亡17年间,他每日均在为亡灵超度,并努力行善,以补救过错。面对记者的来访,徐通过看守所方面回复:“以后再说吧”。

儿子结束逃亡、被押解回九江之时,徐心联64岁的父亲,仍在乡间务农,其裤腿上,一个5厘米见方的破洞,清晰可见。警方曾询问徐,富贵之后,为何未给家中寄钱。徐答:我的钱都是信众供给佛祖的,非我所有。

当前文章:http://20171115.ddqdgj.cn/art/20171115/fnnvv.html

发布时间:2017-11-22 05:30

凤尊天下蔗女  究极风暴4  卡卡贷  亨克定制  甄嬛全集在线观看76集  聚美优惠券  杨臣刚王大治孙楠  孕妇能吃螃蟹吗  psvr价格  种子搜索神器手机版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江西九江灭门疑犯“遁”入空门17年终被抓获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武威教师年度考核小组意见_蒙面歌王驯鹿姐姐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