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好句摘抄大全20字>中国新闻

_\拆迁时代\下广州老字号还有多少能风雨不倒

2017-11-19 09:43

当年的成珠 楼

编者按

时间的年轮甫一转入2011,广州传出了中山六路骑楼群将让位于扩路缓解交通压力的消息,励红百货店 等老广州心中的“老字号 ”面临拆迁,市民回应的是一声又一声的叹息;2月份,由广州本土年轻人组成的“声鸣行动小组”通过调查整理,把中山四路288号至328号骑楼及周边的现状资料﹑改建前后的面貌比对,以数据和图片的形式举办了“一百.二千.中山四”展览,也向新一代广州人揭起了沿路老字号“前世”的神秘面纱;3月2日广州老字号协会举行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会议结果表明《广州老字号历史商铺的拆迁及改、扩建听证制度 》已基本完成调研工作,今后对于大型且具特殊意义的老字号原址改扩建项目将要实行听证,曾因城市现代化发展需要而搬迁和将要面临搬迁的老字号,似乎迎来了重生的曙光。

已消亡的老字号可能已被不少广州人遗忘,迁至异地营业的老字号当年的风光有多少人能记得,至今能坚守原址的老字号其窘迫有多少人知道,而至今重新兴旺的老字号,其复兴历程的艰辛又有多少人能了解?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广州步入“拆迁时代”开始,老字号的生死存亡不时触动着老广州的神经。因为自身经营能力与经济消费大环境矛盾的日渐突出,促使老字号即使没有搬迁的问题也自动消失。

 一、已消失的老字号

成珠楼

当年的成珠楼外观成珠酒楼原名成珠楼,是广州市能考证的、最老的茶楼。它诞生于1746年,由一家称作“成珠馆”的简易平房发展而来。原主人、广州当时五大家族之一的伍氏衰落后,酒楼转让给吴氏,易名为“成珠饼家”,后虽数易其主,但生意一直很兴旺。成珠楼最出名的是鸡仔饼。成珠楼,可谓是广州老字号消亡的代表性角色。

从1996年开始,成珠楼生意就开始走下坡路,1999年开始,由于背负多重债务物理偿还、上级单位广州市海珠区饮食服务有限公司开始无力经营,成珠楼最终在2000年9月关门结业。债权人 遂向法院起诉成珠楼。2002年,成珠楼的物业被法院拍卖。留下的财产里,只有广州市政府颁发的广州老字号牌匾 及“小凤”牌鸡仔饼的商标。

鹤鸣 鞋店

“鹤鸣”与“大学”曾是广州名气最响的两家鞋铺。2000年广州老字号评选时,两家都榜上有名。2008年,鹤鸣鞋店结束了最后一家铺面的营业,进入资产清算程序。

“这个店名,就是代表质量好,有品位。”一位在鹤鸣工作了近四十年的老店员说。1996年,鹤鸣在广州还有十多个商铺,环市东、环市西、江南大道、下九路、宝华路都有,都是城里最热闹的地段。那年,一个马来西亚人看上了鹤鸣品牌,双方还有意向合作把鹤鸣做到国外去。

老字号们面对的问题,主要有两个———本身的体制弊端使其内部经营出现问题;城市拆迁和商业布局的调整,也使不少老字号在铺面转移过程中元气大伤,很难复原。

鹤鸣的林经理介绍说,2000年被评上首批广州老字号时,其实已卷入征地风波,面临移址的命运。从2004年开始,鹤鸣鞋店都在为征地事件打官司。2008年诉讼失败,鹤鸣被要求限时离开。“元气大伤了,从此生意就没有做了。”林岚摇头。

鹤鸣2003年转制、实现职工全体持股时,已经欠下300多万元的负债。林经理说,“以前习惯了有事请示主管部门,一下子没人管了,不知怎么办好。”在这种“没人管”的情况下,全员持股弊病开始显现:凡事都要全员同意,企业很难及时调整发展方式,不可避免地走向没落。

   二、老字号东奔西跑难觅栖身地 名店挣扎求生

   致美斋

2002年,中山四路、北京路沿线启动大规模拆迁,致美斋等老字号店铺被迫迁址。随后八年来,致美斋将店面从老铺所在的文德路北端搬到文德南路继续营业,但由于店面所在地段人流不如老铺、位置不如老铺显眼,生意自然没有以前兴旺,从前习惯“帮衬”致美斋老铺的街坊也未必都知晓新址,客源流失。

在经历了一系列动荡后,致美斋元气大伤,从前百年老铺的辉煌已不再。致美斋原计划去年上半年回迁,但碍于发展商和租金问题一直拖延进度,至今仍是一块未能放下的“心头大石”。

泮塘食品

恢复老店也是泮塘传人李少华心愿。泮塘食品在泮塘路这个50平米不到的小店也是租来的,老店已经回不去了。“现在唯一希望的,是能给泮塘一个地方恢复老铺原貌。老字号不在老地方,就不值钱了。”

艳芳照相馆

艳芳照相馆成立于1912年,一直在广州中山五路经营,是内地最长寿的照相馆。 “原来90%的广州人知道艳芳在哪里。现在90%的广州人不知道它在哪、是做什么的”。1994年,由于修建地铁,“艳芳”离开中山五路的骑楼,搬到了光塔路,生意开始滑坡,“5年来,每年都是亏的。”照相馆负责人张先生说,2000年,艳芳又搬到朝天路,生意依然无起色。“店里最兴旺的时候有一百多名员工,现在只有十多个人,每人每月赚一千多元维持生计而已”。

市民老陈曾是老艳芳照相馆的常客,“以前,艳芳照相馆单是照‘孖公仔相’(结婚照)都忙不完,现在常常在傍晚六点就打烊了。” “新客家”丁先生给女儿照百日相,慕名而来的他好不容易找到艳芳,却发现店铺太过简陋,远远不如新潮影楼,“以后不会再来了”。

大学鞋店

比鹤鸣历史略久的大学鞋店,处境也很艰难。目前只有最后一家店铺蜗居在北京南路125号。虽然北京路一带是旺地,但北京南路却显得破旧和冷清。记者穿过热闹的北京路来到这里时,看到的是狭小的杂货铺和零星的店面,其中还夹杂一些已经关闭的门面。在大学鞋店的铺面中央,贴着大大的红字———“特价”。十几平方米的店里,陈列着来自广州、福建等地的皮鞋,这些款式,对年轻人来说不再有吸引力了。不过,店员表示还是经常有老顾客光临。

三、企业改制后老字号起死回生寄人篱下坚守原址却不复原味

在2006年商务部的首届中华老字号品牌价值百强榜上,北京的同仁堂名列第一,上海的恒源祥排名第二,而广州的王老吉、陈李济、敬修堂、何济公、潘高寿、广州酒家、皇上皇也都榜上有名。

调查显示,老字号经过公私合营后,基本成了国有企业,在经济市场化以后,由于老字号所在的行业都是开放的竞争性行业,没有灵活的机制就无法适应竞争,因此100强中,只有几家是国有独资企业,其他的不是民营企业就是国有股份制企业。

改制后的老字号,不少都已经突破了原来的经营范围,比如经营餐饮业的广州酒家、楼外楼等延伸到食品行业,以旅行社起家的上海锦江经营范围已经包括旅游、酒店、餐饮等行业,品牌的自然延伸对于提升老字号的品牌价值具有很大的帮助。

相比之下,通过品牌出租而盘活的老字号则有喜有悲。

2000年9月,广州陶陶居酒楼以租赁方式交由幸运楼饮食集团经营。这次私营企业接手广州老字号的成功经验当时被视为广州老字号改制的样本。幸运楼集团接手后投入巨资装修,复业半年,原来惨淡经营的陶陶居生意变得红火。

2001年12月1日,大同酒家开始以租赁形式交由香港一家公司经营,为期10年,改制后的大同酒家的生意明显好转。随后,获得广州老字号的北园酒家、泮溪酒家、莲香楼、太平馆、趣香以及南方大厦百货商店都采取了同样的方式,将品牌租赁给别人经营,走出了经营困境。

不过,品牌“租”给他人之后,这些被盘活的老字号也遭到不少质疑。广州最早的园林酒家———北园酒家将部分场地转租给婚纱影楼一事至今仍被业内惋惜。尽管现在酒家装修一新,还是以广府文化为主打风格,但是不少老广州认为,原来的韵味已难找回。经常去泮溪酒家喝茶的老广州邓伯告诉记者:“原来这里以点心出名,现在感觉味道不同了。”

以前广州酒家、莲香楼、陶陶居和趣香被称为广式月饼的“四大金刚”,现在虽然四个品牌都还在发展,但是广州酒家已占据龙头地位。究其原因,除“趣香”是因为品牌租赁给私企经营不善导致下滑,其他两个品牌都出现了一个误区,“光靠月饼就能满足公司全年的利润,因此而轻视了酒楼的经营,这对老字号品牌是一种伤害”。广州老字号协会会长欧阳强表示,陶陶居被收购后,“出镜率”最高的时候就是每年卖月饼的那几个月,其他时候基本是陪衬。

       四、广州老字号还能走多远

在全国,1600多家老字号企业有20%长期亏损、面临破产,有70%勉强维持现状,至今仍处于盈利状态的只有160家——只有10%。

当年兴盛为何现在不行了

四大症结

如果没有曾经的兴盛,没有众多的拥趸,当年的“小字号”显然成不了百年老店,可如今大多数“老字号”又为何落得举步维艰?广州一位长期研究“老字号”发展历史的专家指出,“老字号”至少面临四重困境:

首先是体制障碍。“老字号”原来大多数是国有中小型企业,普遍背负计划经济体制留下来的包袱,无法轻装上阵。记者采访“老字号”爱群大厦时了解到,爱群大厦现有在职员工300余人,但是离退休的员工就有200多人,靠在职的300多人去承担这200多人的开支,十分艰难。

其次,“老字号”基本上都是劳动密集型企业,产品附加值低,技术含量也低(制药等个别行业除外)。

第三是产权问题不断。许多“老字号”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经营者放不开手脚,广州有不少“老字号”连商标都没注册。康王路“三多轩”的经营者对记者说:“我们在‘三多轩’工作了几十年,但现在却不敢加大投入继续打造品牌———如果品牌打出来了,有关部门却一举收回,我们就成了‘杨白劳’。”还有一些“老字号”由“新中国前的私营”到“公私合营”到“国营”一步步走来,房子都是租的私人的,一旦要落实私人产权尤其是侨房政策时,“老字号”那点仅有的“硬件”(铺面)就被人家依法拿走。

另一重困境就是城市建设与改造加快,常常让“老字号”挪位。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广州中山路一带的拓宽工程就曾令多家“老字号”易址(后有部分回迁),不少“老字号”一失去原有店面和经营氛围及人文环境,就日渐萧条。广州“老字号”艳芳照相馆经理张国庆说,艳芳照相馆原址在中山五路,后来中山五路规划改建他们搬到光塔路,结果连续5年亏损,2000年3月搬到朝天路至今,日子仍过得十分艰难。

       五、重启老字号评选 新制度有望有效保护老字号

去年八月,暂停了十年的“老字号”认定工作重新启动,“广州老字号”,这个称号对老企业来说是虚无的头衔还是“保护伞”?随后,广州市老字号协会在一份政策研究报告中提到,广州拟立法保护老字号,安排财政专项资金扶持,具特殊意义的老字号原址改建需听证,同时计划建设“老字号特色商业街”。

昨天,广州市老字号协会公布新一批“广州老字号”认定名录,新增鹰金钱、泮塘双喜龙等36家企业(品牌)成为广州老字号,而曾获得第一批“广州老字号”的海珠大戏院等三个字号并没列入认定名录。“没有备案不代表老字号的品牌已经消失。”广州市老字号协会会长欧阳强说。据介绍,市老字号协会提议建立《广州原注册地老字号保护名录》,目前工商、经贸委等部门正在研究,希望在工商注册、商标登记、知识产权等方面对广州原注册地的老字号实施保护,防止老字号被假冒或者消亡。他强调,保护名录共包含80多个老字号品牌,鹤鸣等三个没有备案老字号已经列入保护名录,不会在广州消失。

欧阳强表示,老字号协会配合有关部门完成《广州老字号历史商铺的拆迁及改、扩建听证制度》的调研,当中规定,对于大型且具特殊意义的老字号,原址改扩建项目要实行听证。老字号原址拆迁听证需邀请企业代表、市民代表、政府部门、专家与会,共同论证拆迁的可行性和回迁措施。据悉,有关政策正由文化、规划、经贸等部门研究编制,有望在调研后正式出台。

老字号保护有关制度还规定,凡商业开发的拆迁,应按照“拆一还一”、“原地段安置”原则,优先保证老字号回迁,并按原有建筑面积,尽可能恢复其建筑风格及门面。无法回迁的,应安置在有利于老字号经营和保持原有风貌的地段。

当前文章:http://20171115.ddqdgj.cn/news/20171115_g91n.html

发布时间:2017-11-19 09:43

怀孕三个月男孩b超图  于朦胧古装妖孽剧照  明的繁体字  速派和迈腾的发动机  天骄无双大结局烂尾  c919客机再获30架订单  日本食玩  外公芳龄38票房  夜到渔家的意思  滨州横店电影城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拆迁时代\下广州老字号还有多少能风雨不倒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九龙坡曙光_“盖章成本”越盖越高 审批“寻租”愈演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