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花甲加盟店排行榜>中国新闻

_毁景不倦大导不耻:你们欠环保一声“对不起”

2017-11-19 23:10
遭各类演出所毁坏的生态环境,有的已经很难再复原。

遭各类演出所毁坏的生态环境,有的已经很难再复原。 晨报记者彭骥朱美虹

艺术旨在传达真善美,大自然“大美无言”,若以艺术名义破坏环境,无异于舍本逐末、杀鸡取卵,毁在当代,耻在千秋。然而,公众环保意识日渐加强的情况下,陈凯歌、张艺谋、高希希、张纪中等文艺界导演、制作人们却因其实景演出、影视剧等作品,越来越多地成为环保的反面案例,受到舆论质疑。

遗憾的是,尽管一次次被曝光被谴责,文艺界的环保丑闻依然一次次重演,陈凯歌执导的大型实景演出《希夷之大理》就在本月再次触礁,事发后,这些以艺术名世的导演们几乎每次都躲在幕后、推卸责任,欠公众一个坦诚的道歉,哪怕只是一句 “对不起”。

导演:陈凯歌

“大理”演出被指扰民

毁景之作:《希夷之大理》、《无极》

中国电影第五代导演当年开风气之先,至今依然以主流姿态活跃在中国电影舞台上。然而,与其艺术创作地位极不相称的是,陈凯歌、张艺谋两大第五代旗帜性人物,在环保方面居然都以“第一名”姿态,成为公众诟病对象。

因环保遭遇“口碑滑铁卢”,原本以为爱惜羽毛的大导们会有所警醒,引以为鉴。事实上,悲剧照旧重演。本月,由陈凯歌执导、号称投资过两个亿、全亚洲规模第一的大型实景演出《希夷之大理》,在有着1200多年历史的云南大理古城正式开演,再度引爆了该演出激发的环保矛盾,招来舆论质疑声四起。

该演出筹备初期,陈凯歌曾强调这个项目会“注重环保、寄情山水”。没想到,开始演出后还是有舆论质疑其对大理环境的破坏。最终,上演的演出以苍山为背景,整个剧场面积达13万平方米,舞台利用了大理古城东北角的220亩北门水库,使用钢材超过1800吨,打造了宽235米、高30米的全钢结构彩虹桥飞跨舞台。三年前,陈凯歌对媒体解释说,希夷二字源自老子《道德经》第十四章中的两句话:“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意指梦幻玄妙的地方。然而,有评论指出,大理这个“一水绕苍山,苍山抱古城”的“梦幻玄妙的地方”,被陈凯歌用声光电给糟蹋了,其自然环境已经被极大破坏。当地村民杨国定接受采访时表示,巨大的舞台覆盖了大理北门水库220亩水面,周围700多亩地靠北门水库灌溉,剧院修成之后,村民灌溉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不能随便放水了,要先保证演出。只有水库换水的时候才放水,其它时候我们只能靠山上流下来的水和抽水站的水。”眼见民怨四起,有媒体指出,该演出是否按照国家环保局《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分类管理名录》之规定提交环境评价报告。

针对外界质疑,《希夷之大理》总制作人王兵却不认同。接受采访时,王兵表示,在舞台选址上,陈凯歌和他都坚持“环保先行”理念,将大理一个即将废弃的水库经过设计进行重铸和加固工作,在水库自然循环的基础上,对水库水质进行清污、净化工作,搭建舞台后,水库里不再有垃圾倾入,水质比原水库储水水质有了大幅提高,“在《希夷之大理》项目建设开始前,水库曾被私人租下养鱼,当时水库中大约有一百多吨鱼,这些鱼全部被投资方买下,放生到洱海之中了”;剧场建设只拆除了周围少量的临时建筑,并没有对周边居民进行拆迁,某种意义上,选址该处进行演出,实际上是“变废为宝”。王兵还说,最早曾有人建议这个剧放在洱海或者崇圣寺三塔附近演出,但陈凯歌担心会破坏环境,都被他拒绝了,“本来应该在去年首演的,但当时云南大旱,为了不和老百姓争水,就推迟了”。王兵只是承认,之前演出排练以及灯光、音响调试工作确实影响了周边居民的休息,他代表制作方表示歉意,正式演出后,每晚只演一场,演出时间为每晚8点至10点之间,不会出现噪音扰民的现象,不再需要深夜调试灯光、音响,这样就避免了对居民生活的影响。至于该演出的环评报告,分两部分,一部分是专门针对水利设施灌溉的,另一部分是整体环境评估,他们已经提交云南环保部门审核并已获批准。同时,王兵还强调,剧场雇用了500多名当地群众当演员,加上工作人员,共解决了1000多名村民的工作。

此外,大理市旅游度假区管委会方面也出面辩护称,在项目修建之初,由于需要关闸蓄水,所以确实影响到灌溉,不过他们已经和村民达成协议,在需水量最大的插秧时节,可以暂时从附近的中和溪等水源调水,并无偿提供给村民使用,而此前这种调水灌溉是需要村民支付一定费用的。大理市旅游局的回应则对演出带来的经济效益大表感激,称《希夷之大理》将成为大理旅游的一张新名片,保守估计每天将为古城带来至少3000个过夜的客源,一个晚上就将为整个古城商户带来150万元收入,一年就可带来4.5亿元的收入。

其实,早在2006年,陈凯歌在云南迪庆拍摄电影《无极》时,剧组就曾被曝破坏香格里拉自然保护区环境,当时被建设部点名批评。2006年“城镇和风景区水环境治理国际会”上,与会人员称,《无极》剧组在云南香格里拉碧沽天池拍摄,对当地自然景观造成破坏。当时电影局副局长张宏森呼吁“剧组一定要维护好当地的环境”,“这些景点不是单纯为电影拍摄服务的,所以剧组一定要维护好当地的环境,不能破坏生态的平衡,毕竟很多东西破坏之后不能恢复”。此事引起极大舆论反响,直接催生“绿色影视”文件的出台。2007年年初,国家环保总局、建设部、文化部和国家文物局等四部门共同发文,要求加强环境敏感区影视拍摄和大型实景演艺活动的管理。

在舆论压力下,制片方往往出面进行各种辩解,至于环境被破坏的实际状况,因与当地有协议,一概与己无关。当年,《无极》制片人陈红向媒体发布的公开声明中表示:“我们完全是因为宣传云南香格里拉,而且云南政府也是本着希望通过《无极》宣传香格里拉的想法希望我们到云南拍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已经在拍摄前就作出了恢复景观的协议,因为天气等原因没有恢复,我觉得我们完全是被冤枉和误会了。”《无极》剧组制片主任郑晓明解释,剧组与当地政府签署了一个协议,约定全权委托他们将海棠金舍拆除后可用的木材、钢材以及相关器材用于恢复碧沽天池的自然景观,“从协议签署日起,相关工作与《无极》剧组无关”。这次的《希夷之大理》,陈凯歌也曾表示,首演之后,今后的演出和组织工作也就没有自己什么事情了,项目全权交给当地政府部门来管理。另一方面,当地政府则会出面表示责任不在剧组,他们的环保工作正在进行,只是有点缓慢而已,同时大谈项目对当地经济的贡献,闭口不谈环保。这在张艺谋“印象”系列的回应中也是屡见不鲜。

导演:张艺谋

实景演出大煞风景

毁景之作:印象系列

因实景演出,引发当地群众的不满,张艺谋堪称“第一人”。

大型实景演出的始作俑者,自然是张艺谋的《印象·刘三姐》,而遭受环保质疑,成为舆论焦点,也是从张艺谋开始。“印象”系列一路以来,几乎都顶着公众的批评和指责,在自然风貌上附加人工演出设备不仅被认为是大煞风景,更被认为是摧毁几千年来当地固有的生态和人文环境。相比这些演出给当地带来的经济效益,其对环境的破坏是不可逆的。

2005年,张艺谋规模庞大的《印象·西湖》工程在岳湖开工。原本可将岳湖全景尽收眼底的岳湖楼停业,原来的岳湖码头进行了搬迁。不少游客认为,世界闻名的西湖没有必要以如此大的改动来扩大影响。其工程更因违反了《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管理条例》而招致严厉指责。

2006年,《印象·丽江》彩排时也遭到当地文化名人的炮轰,认为其污染破坏环境,人为搭建的舞台也损害了丽江的自然景观。云南文化人宣科呐喊:“珍贵的丽江3000多亩土地全拿给张艺谋搞《印象·丽江》,吓人啊!”

然而,处在风口浪尖的名导们,对于外界质疑一律采取“不负责、不承认、不道歉”的态度,丝毫未见对环保这一千秋万代事业的敬畏之心。甚至有舆论为导演鸣不平,称影视剧、实景等项目系当地政府好大喜功,借用导演名头,其实与陈凯歌、张艺谋等导演们没有关系。然而,如此逃避责任的说法实在没有说服力。固然地方政府或许会犯“文化浮躁症”,急功近利地牺牲环保换取GDP的增长,但真正的艺术家不是当有自己的独立思考与操守吗?有评论指出,导演们的不知悔改,无疑将助长地方政府“文化浮躁症”泛滥,对整个社会的环保意识提升起负面作用,艺术将成为环境破坏的帮凶,在罔顾民意的情况下一轮又一轮地重演,“这些得到公众那么多支持、起社会榜样作用的大导演们,面对环保质疑从头至尾‘躲’在后面,欠公众一个堂堂正正的‘对不起’。”

导演:高希希

生活垃圾影响杨溪水源

毁景之作:新《三国》

2009年4月,新华社曝光新《三国》剧组在浙江永康杨溪水库拍外景时,留下大量生活垃圾和油污,可能会影响到永康当地近30万人的饮水水源,被杨溪水库管理部门紧急叫停。

据披露,拍摄期间杨溪水库周围除了堆积如山的塑料饭盒、酒瓶甚至粪便等生活垃圾外,现场还弥漫着浓重的柴油味,水中也有小部分黑色漂浮物。是否接受新《三国》拍摄,当地管理部门曾多次拒绝,但经过多方考虑最终同意了拍摄请求,对此,水库方面负责人黄兴法表示:“考虑到剧组影响力较大,对永康和库区能起到宣传作用,就答应了”。为了确保水资源的安全,双方还签署了协议,协议中说明剧组从搭建场地时起每天支付租金300元,还要交2万元押金,一旦影响环境就要扣押金。

但是后来出现的情况让水库方面认为“剧组违约”,水库管理局决定没收押金,要求剧组立即清理垃圾并再次缴纳2万元押金,一旦再次违约,将用这笔钱来彻底清理垃圾。不过,导演高希希的回应却与水库方相反,他表示经检测结果表明,剧组撤离时水源并没有被污染,当时水库周围的小饭馆也一直在营业,“大型剧组在外作业的环境保护问题已经形成常识和规范,一般有可能造成污染的是两块,一是盒饭剩下的白色塑料盒,剧组有6个人专门处理这类生活垃圾;二是搭建景台使用的板子会堆在岸边,也有专人负责保护,另外现场的路面也是我们自己花钱找推土机修理,就是为了与水源隔离,怕造成环境影响”。这件事的结果是,杨溪水库灌溉工程管理局局长黄兴法被免职,此后,杨溪水库也不再接受任何影视剧拍摄等不利饮用水源保护的活动。

高希希是新《三国》的总导演,今年8月,他筹备了2年、初期投资1.7亿的古装大片《楚汉传奇》就将开机。如何避免重蹈新《三国》的环保覆辙?接受记者采访时,高希希表示经历了当年的事件之后,如今自己拍摄时肯定把环境保护放在第一位,不能因为影片画面而牺牲环境,“环境是大家的,要爱护,不能把损害环境作为代价,这是原则”。因此,此次《楚汉传奇》将很多几年前准备外景拍摄的场面改成了内景,“剧组会转场好几个影视基地如象山、横店、涿州,很多场面都是在影视基地解决。我们不会去风景区干扰环境,毕竟拍摄是人为的,剧组那么多人,只要一进去,难免会有问题,所以我们牵涉到原始森林的一些戏,会在摄影棚内搭建内景,或者干脆通过后期技术来合成”。

高希希也指出,其实在大多数情况下,剧组去风景区拍摄都是受邀的,“一些地方政府的景区想通过这种合作方式来提高景区知名度,从而带动旅游业。但现在对我们来说,这种合作方式已经是弊大于利了”。因此,此次《楚汉传奇》拒绝了一些风景区的邀请,将主要外景地放在了杳无人烟的非风景区,“比如楚汉战争古战场的场景就设置在废弃的黄河沙滩、无人居住的丘陵等,我们还会在河北香河影视基地造咸阳宫,这是由地方政府提供土地所建造的,之后会永久性保存,用作旅游开发”。

导演:张纪中

在九寨沟留下不可消除脚印

毁景之作:《神雕侠侣》

由于首创风景区实景拍摄,张纪中版金庸剧素以风景画面优美而著称。然而自从2004年《神雕侠侣》破坏了九寨沟自然景观以来,张纪中成为了破坏环境的反面典型,屡次被批评之后,他开始注重起环保问题,终于告别了相关负面新闻。

2004年底,《神雕侠侣》剧组被曝在九寨沟拍摄期间破坏了当地自然环境,在著名景区神仙池踩下了暂时不可消除的脚印,对此他承认并道歉,称脚印是剧组雇佣的民工造成。由于该事件反响很大,九寨沟首发限拍令。

而2007年,拍摄前先交20万环保保证金的《碧血剑》剧组被曝对武夷山风景区的自然环境进行了破坏,但他否认挖过武夷山一揪土;此后《鹿鼎记》、《倚天屠龙记》继续到武夷山风景区拍戏,不过由于环境保护不错,拍摄《倚天屠龙记》时景区免了张纪中的环保保证金。

在《神雕侠侣》之后,张纪中积极行动以摆脱不良形象,并入选“2007绿色中国年度人物”候选人,而前一年他还是被反面提名的导演。在之后的拍摄中,他公开“绿色倡议书”,表示将从自己做起,积极施行包括集中回收丢弃垃圾、不破坏拍摄景区一草一木等维护环境的措施,“曾经的疏忽让我们觉得丢脸”。

导演:鞠觉亮

破坏黄河湿地,四处烟雾弥漫

毁景之作:新《水浒传》

2010年1月初,河南郑州的黄河湿地遭到电视剧新《水浒传》剧组的肆意破坏,发现这一问题后,黄河湿地管理中心对剧组下达停止拍摄通知,1月7日下午,新《水浒传》剧组从黄河湿地撤走。

这是郑州当地媒体发现的。有市民发现当地黄河富景生态园一大片平整的湿地上,十多匹高头大马啃着野生红柳的树皮,约30多台各种车辆停放在湿地上,地上到处是垃圾和随手扔掉的塑料袋。而媒体与当地相关部门再次前往时,发现现场正在拍摄战争场面,汽车、大吊车、柴油发电机、道具木车、大型摄影机将生态区一块湿地压成一片平整的场地,整个生态区烟雾弥漫,当地常见的各种鸟类一只都不见了。

在撤出黄河湿地后,剧组于1月8日凌晨发出致歉声明。后来剧组认购了108棵“好汉树”,由张涵予等主要演员栽种在黄河湿地。

当前文章:http://20171115.ddqdgj.cn/newsshow-tnsa2.html

发布时间:2017-11-19 23:10

谭松韵日常照  从笑星走向巨星  2013年台风  每日星座运势  ed级别  aituke  北倾的小说  走饭的妈妈的情况  学爵士舞一般多少钱  中秋节祝福短信2017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毁景不倦大导不耻:你们欠环保一声“对不起”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四川我的世界怎么取消圈地_穿越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