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起亚狮跑通病和缺点>中国新闻

_韩首都确诊第一个MERS病例 医院空调可能传病毒

2017-11-18 23:01

3日,韩国大田一名疑似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第二代”确诊患者(男,83岁)在晚间接受治疗过程中死亡,这成为了韩国第一例MERS“第二代”患者死亡病例。

韩国保健福祉部5日通报称,韩国新增5例MERS确诊病例,新增1例死亡病例。至此,韩国MERS确诊患者增至41人,死亡病例增至4人,MERS死亡率上升至9.8%。

韩联社今日最新消息称,新增病例均属于医疗机构内感染,且都是第二代人传人病例或疑似为第二代人传人病例。报道称,韩收治MERS病例医院门把手等处被检出病毒。另外,韩国收治MERS病例医院空调或成为病毒传播途径。

此外,法晚记者昨天从市卫计委获悉,为防止和应对MERS,全市已召开中东呼吸综合征防治师资培训会。北京市疾控中心介绍,在网络实验室里,加上专用检测试剂的帮忙,MERS病毒的追踪过程大约在6小时以内。

事态升级首例密切接触者死亡韩国推迟球赛

韩国《东亚日报》今晨报道称,本来预计在本月10日举办的2015年水原洲际杯U-17国际青少年足球赛,因为MERS的扩散被暂时决定推迟到8月了。当得知巴西代表队从中东经过再入境后,人们对MERS进一步扩散的担忧再次加剧,韩国队将在7日完成训练后直接解散。

除了球赛“因病”延迟,3日大田一名疑似MERS“第二代”患者在晚间接受治疗时死亡并被证明为阳性后,4日,大田、忠南地方兵务厅发布公告称,如果因为MERS扩散导致了本人、家人被定为疑似或者确诊成隔离病例、感染者的话,即使没有专门的文件,也可以通过电话、网络或者传真的方式申请延期服兵役。

第二代感染者是指与首个感染MERS病毒者有过接触,他们的病毒来自第一个人的情况。

另据韩联社消息,韩国中央MERS管理对策本部在昨天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国家指定的可供MERS患者使用的47个负压病房床位中有33个用于隔离MERS患者。也就是说,在MERS患者可使用的负压病房床位中,七成已被占满。

据统计,截至昨日,韩国国内已有1667人被隔离。另据消息,世界卫生组织韩国MERS联合考察团即将访韩,调查韩国的MERS疫情,并收集相关信息。

而韩国统一部4日证实,应朝鲜方面要求,韩国将向开城工业园区提供热感应摄像机,以防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病毒蔓延至朝鲜境内。

 出组合拳打击谣言维护国家形象难挽旅游受冲击

打击散布谣言者、成立专项小组维护国家形象、找专家谈控制疫情前景,为降低由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带来的负面影响,韩国政府4日打出组合拳。

韩国国家警察厅4日证实,他们锁定了两名在网络上散布疫情不实消息的嫌疑人。韩国外交部证实,政府已经成立一个专项小组,专门维护受这轮疫情冲击的韩国国家形象。

不过,据韩国观光公社通过海外31个分公司调查并分析结果显示,4日,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地区共有4400多名游客取消赴韩旅游计划,日本和东南亚地区也有100多名游客取消赴韩旅游。同时,此现象还波及其他国家地区,造成韩国在一天内痛失7000名游客的后果。

此外,由于MERS的出现导致一些海外出口座谈会以及展示会相继出现延期。某汽车工厂在出现一名MERS感染者后,与其接触过的近20名工人同时被隔离,直接造成了此工厂生产线的瘫痪。

受首尔确诊一名患者影响,4日起首尔部分学校开始停课,目前为防疫而停课的韩国学校已达1164所。一些韩国民众对疫情感到恐慌,韩国多地的医用N95口罩都已销售一空,超市里的洗手液等消毒用品销量大增。在首尔街头,戴口罩出门的人数明显增多。

 北京严防追踪MERS 六小时内出结果

记者昨天从市卫计委获悉,北京不排除出现输入性病例以及由于输入性病例所导致续发病例的可能。为防止和应对MERS,全市已召开中东呼吸综合征防治师资培训会,进一步提高医务人员对中东呼吸综合征的认知程度,明确监测、诊疗及院感防护要求。

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已部署,对于北京地区所有监测上报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均开展MERS病毒追踪排查,力争对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早发现、早报告、早处置。

北京市疾控中心介绍,在网络实验室里,加上专用检测试剂的帮忙,MERS病毒的追踪过程大约在6小时以内。检测结果若为阳性,中国疾控中心的实验室还将平行“复核”,确保狙击的“目标”足够精确。

 专家解读

为何MERS密切接触者爆发式增长?

针对韩国出现MERS患者及密切接触者增多的情况,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贺雄认为,造成现在这种局面就是疾病防御措施做得不到位,没有对患者进行隔离,导致很多没有必要防护措施的人接触到病毒而导致了传播。

贺雄说,韩国这次犯了这样的错误,就是把MERS病人和其他病人安排在同一个病房住院,还允许家人进行探视和看护,导致近距离接触到MERS病人的人非常多。这些人因为不知道是MERS,没有进行必要的防护,这其实就是一个近距离接触的机会问题。

贺雄认为,没有接触就没有传播,其实根本没有所谓的“超级传播者”,这并不是患者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公共卫生系统的问题。所以根本就没有所谓的“超级传播者”一说。

隔离“乱象”

医生跑去开会

首尔确诊患者是首尔市的一名医生,其上月29日出现了发热等症状,31日开始,发热和咳嗽等症状继续加重,当天晚上9时40分在医院接受治疗后被隔离。不过,他在隔离前还参加了1565人出席的大会和有150多人出席的医院相关的研讨会。大妈打球解闷

居住在首尔江南的51岁女性因在家隔离觉得很无聊,于是在2日凌晨跟包含丈夫在内十五个人去打高尔夫。当地的卫生部门于2日上午与该名女士通电话,但对方没有接。于是,警察最终通过GPS追踪才于当晚七点半在高尔夫俱乐部找到他们,然后遣送回首尔。

当前文章:http://20171115.ddqdgj.cn/www/Article/e5q9w4.html

发布时间:2017-11-18 23:01

冰希黎香水什么档次  中鸽网  改革后文职人员待遇  芙蓉王烟价格表2017  三只小猪2电影  张睿家的老婆陈彦妃  sport  英文网名带翻译  罗小黑  描写夏天的句子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韩首都确诊第一个MERS病例 医院空调可能传病毒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河北秦怡的女儿金恒斐现状_痘坑